小说正文

入骨宠爱重生甜妻超难哄最新章节

主人公是姜棠苏玺的小说是一本非常优质的小说,这里提供《》免费完整章阅读,构思巧妙,情感细腻。眼前的孩子可以说是他一手带大,她会说话叫得第一声就是舅舅。

《入骨宠爱重生甜妻超难哄》精选:

姜棠当然不会将理由当着姜芸竹的面说出来,她光明正大把姜冬青带到一边说起悄悄话。

“舅舅,股份转让就是一场骗局,这是我无意听到妈妈打电话说的。还有我今天这么晚回来,其实就是去找人帮忙救出弟弟。九五城的苏家您知道吧。”

“知道。”姜冬青一愣,点点头。

姜棠回头看一眼,见姜芸竹想偷听,又拉着姜冬青往前走几步,加快语速,“总之这是苏家一直都在找外公,想让外公帮忙治病。所以我就用我从外公那学到的医术做交换,让他们帮忙救出弟弟。”

姜冬青听完,眼神复杂睨着她,“囡囡,舅舅知道你是好心,可是这苏家。”

“舅舅,您难道不相信我的医术吗?还有以前是我不好,老是误会您对我的好,我知错了,所以这一次请舅舅您务必要相信我,给我一次赎罪的机会。”

说完,她的眼泪流下。

姜冬青见她突然就跪在地上磕头,吓得赶紧拖起她,“做什么?谁让你跪的?”

“那舅舅,您相信我吗?”她抬起头,眼神脆弱。

姜冬青看着,心都化了。

眼前的孩子可以说是他一手带大,她会说话叫得第一声就是舅舅。

以前还在乡下的时候,也最喜欢缠着他这个舅舅。

只是回来后,不知道为什么就变了。

但说到底,他一直都坚信孩子的天真善良没变。

“快起来,舅舅相信你。”姜冬青微笑着。

姜棠破涕为笑,站直身体。

姜芸竹虽然没有听清全部,但听到不能,签,相信这些字眼,足够她产生一些联想。

“绝对不能让小贱种破坏我的计划。”她在心里冷笑。

悄悄拿出手机,翻找到一张照片。

上面是姜棠跟猪头男的合照,两人笑得欢乐,亲密无间。

这是姜芸竹提前准备,目的就是为了出现意外。

没想到还真用上。

“咳咳。”她清清嗓子,走过去。

“哎呀。”她突然怪叫,引来他人注目。

只见她脸色苍白,看着手机,捂住嘴眼里流露不敢相信说道,“棠棠,你怎么会拍这样的照片?”

看到她这样,姜棠都有些好奇,这照片是什么样的。

“冬青,你看。”姜芸竹主动递过来。

姜冬青看一眼,脸部瞬间失去血色。

他第一反应是抢过手机,删除照片。

看着他的举动,姜棠感动不已红了眼眶。

虽然她出生便没了父亲,可是她有一个比父亲还好的舅舅,此生足矣!

“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,囡囡不是那样的人。”姜冬青凭着自己对外甥女的了解,斩钉截铁吼一句。

姜芸竹也没想到他对小贱种的信任到这个地步,不过戏已经开台,哪有这么快就收场。

“冬青啊,我知道不相信,可这照片都有了。不过,冬青,你也别太生气。孩子也是一时迷途不知返,棠棠她肯定也是吓坏。”姜芸竹还在扮演她的温柔,善解人意的好母亲。

“妈,照片是合成的。”姜棠站出来,面无表情说道。

看着假装慈爱的姜芸竹,就会让姜棠想起前世这个母亲是如何把她当成一件物品,送给一个又一个男人。

即使她生病发高烧,还要被强行灌药,然后去陪人。

当时她并不知道这暗无天日的日子就是自己这个母亲一手策划,在被救出来后,她还跪在这个女人面前,给她磕头谢恩。

直到死之前那些日子,谢若轻才一点一点告诉她。

现在一切重来,这个女人就在她面前,假惺惺哭着。

真的好恨,为什么不能现在一刀一刀切下她的肉,拿去喂狗呢。

所谓相由心生,姜棠内心的恨,通过眼睛散发出来。

姜芸竹感觉到,便扭头看向她,顿时一愣。

这野丫头怎么会……

有那样可怕的眼神,她不过是看了一眼,就浑身冰冷,好像身上的肉在被片下来似的。

“可是照片看上去根本不像是合成的。”姜芸竹还想努力诋毁姜棠,破坏姜棠在姜冬青心目中的形象,让姜棠失去姜冬青的信任,她就能顺利拿到那些股份。

只可惜,如今的姜棠不是以前的姜棠。

她一开始虽然也不知道那张照片的存在,前世姜芸竹也没拿出来,因为那会她着道了,而不是像现在平安无事回来。

“是不是合成?可以直接打电话问问照片上那个男的。我记得那个男的,是跟妈你有过生意来往的,还来过我们家吃饭,大家都叫他黄总。”

姜棠微微眯起眼睛,样子显得有些危险。

前世就是因为一次吃饭,她被黄总那个人渣看上,从而让姜芸竹起了要卖了她换钱的想法。

“这。”看她淡定自若,姜芸竹总觉得事情不对,“这么晚打电话叨扰不好,还是明天再说。”

“不行,立刻打,马上打。”姜冬青可不吃这一套。

他直接抢过姜芸竹的手机,就着开好锁的界面,翻到黄总号码。

“冬青,你等等。”姜芸竹急了,想抢。

但被姜棠挡着。

“让开!”这时候,她也不扮演好母亲的温声细语,眼神像是要吃人。

姜棠整个人一震,迅速低头。

看上去她像是在畏惧,实则她是在隐忍愤怒,怕自己会出手杀了姜芸竹。

这个前世披着母亲的外皮,亲手将她推进万劫不复的万丈深渊的女人,即使将她粉身碎骨否无法消弭姜棠内心的恨。

最终姜芸竹还是伸手推开了姜棠。

但已经来不及,姜冬青快一步打通黄总的电话,还开了外扩。

“姜总,你是不是欺人太甚。之前说好给我一个小姑娘玩玩,结果她把我搞成手脚都断,要坐轮椅。你最好想想怎么赔我,否则我就把你的女儿卖去最低贱的地方去。”

黄总说完,就响起谢若轻的惨叫,“妈咪,救我,我不想去那种地方。”

此时的姜芸竹,像是被定住,直直看着前方。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