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正文

绝色嫡妃小说

《》小说上线啦,邀您一起阅读主角是霍倾歌北冥幽的小说,绝色嫡妃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。霍夕俊的右侧脸颊上,两道长长的血痕,一看就知道是被抓伤的。这时,看着减缩在地上一个白色的毛毛团,众人才明白,原来,始作俑者是一只猫。

《绝色嫡妃》精选:

杜氏不说话,霍夕俊倒是沉不住气了:“娘,我那块玉佩肯定就是她偷的。”

“倾歌,夕俊的玉佩丢了,那是他外公送他的生辰礼物,价值连城,整个将军府都翻遍了,也没有半个影子。”说到这里,杜氏顿了一下。

霍倾歌立刻明白了她的用意,接话道:“所以你们就怀疑是我偷的?”

“什么叫怀疑,肯定就是你偷的,你去年就说我那玉佩成色好,是好东西,估计是惦记很久了,现在才逮住机会下手吧。”霍夕俊指着霍倾歌振振有词。

霍倾歌不紧不慢的回道:“夕俊,你这话就不对了,我还曾说月亮很美呢,难不成我也要把月亮摘下来放我闺房吗?”

“你少强词夺理,你这个贱人自己没什么好东西,还打夕俊的主意,真是不要脸,快把玉佩交出来,不然这件事要是闹大了,我们就报官,那玉佩是皇上当年赐给我外公镇国公的,是贡品,偷贡品那可是要杀头的。”霍夕柔插嘴道。

“倾歌,如果是你不小心拿走的话,大伯母不会怪你,夕俊特别喜欢那个玉佩,你拿出来,这件事我不追究。”

杜氏这番话说的大义凛然,明明是诬陷了人,好像她多大度是的。

“你们还有没有良心?三年前一大家子搬来我们将军府鸠占鹊巢也就罢了,还屡次欺负我们小姐,真当我们小姐是软柿子不成?”海月脾气火爆,最先沉不住气。

“贱婢,哪里有你说话的地方,孙妈妈,掌嘴。”杜氏脸色一沉吩咐道。

这三年来,她最不愿意的听的就是有人说他们霸占了将军府,因为这确实是她的理亏之处。

杜氏身旁的一个身材魁梧的老妈子听罢,立刻气势汹汹的朝着海月走来。

海月一冲动也迎了上去,海月是什么人,那可是武功一流的,别说一个孙妈妈,就是十个,一百个,她都能放倒,而且都不用歇气的。

只可惜,霍倾歌还不想那么高调,不想被人知道,两个丫鬟是身怀绝技的。

所以,霍倾歌伸手拦下了海月:“海月,退下,这里没你们的事。”

“小姐,我们不能这样被人诬陷,你没做,为什么就要他们胡说八道。”海月气呼呼的回道。

“天涯,拉海月下去。”

“是。”婢女天涯立刻领命拉走了海月。

“要走的也的等老身教训完再走。”那孙妈妈仗着杜氏撑腰,一巴掌就朝着海月劈下来。

却在半空中被霍倾歌硬生生的拦下。

“我的丫头,我自己会教,来用不着外人。”说完,霍倾歌用力一捏,那孙妈妈立刻残叫一声抽回了手。

“霍倾歌,交出玉佩。”霍夕俊一口咬定了这事是霍倾歌所为。

环视了一下这些人后,霍倾歌淡淡的开口:“我没拿。”

可惜,那些人看自己的眼神分明就不相信的样子,除了一个人,那就是杜飞扬。

“姑姑,我觉得玉佩也不是倾歌拿的,她是将军府三小姐,身份在那里摆着,必然不会做那些小偷小摸的事情,也许是夕俊自己弄丢了也说不定。”杜飞扬开口。

“表哥,你怎么帮着她说话,就算你人好,也不能包庇小偷啊?”霍夕俊显然不乐意了。

“晋王殿下,这里你最大,你来说说,这件事该怎么办?”杜氏侧过头,笑着看向纳兰晋。

纳兰晋冷冷的扫了一眼霍倾歌,缓缓开口:“本王的意思很简单,彻底搜查这梅花院,找到了玉佩就证明是她偷的,找不到的话,自然就不是。”

闻言,霍倾歌有些不悦:“晋王殿下,你这话说的轻巧,我好歹是将军府嫡出的小姐,如果被人这么搜了院子还是找不到东西的话,这话传出去,我面子往哪里搁?”

“你若不愿意被搜查,那也证明不了你的清白。”晋王冷哼一声。

顿时,气氛僵在了这里……

霍倾歌知道,晋王是故意叫她难堪的,纯属公报私仇。

杜氏显然很满意晋王的话,于是笑道:“既然晋王殿下都这么说了,那就这么办了,来人啊,给我彻查梅花院,不要放过任何一个地方。”

“姑姑,这……?”杜飞扬还想说什么可是却看杜氏一摆手拦下了他的话:“飞扬,这是我们将军府的家事,你且莫要在插手了,她是不是清白的,一会便知。”

霍倾歌一看他们执意如此,也不阻拦,干脆拉过一个摇椅慵懒的坐了下来。

“既然你们不死心,那就搜吧,但是我丑话说在前头,如果什么都找不到的话,别怪我翻脸无情。”霍倾歌懒洋洋的说道。

只是语气有些散漫,所以这些人压根都没当回事,有了杜氏的吩咐,十几个家丁立刻一股脑的冲进了梅花院开始翻箱倒柜起来,而霍夕俊则不甘心的亲自走进了内殿搜查。

门外,所有人都在等着结果,一时间,竟然无比的安静。

忽然,内殿传来霍夕俊一声残叫,杜氏担心儿子第一个冲了进去,随后其他人也跟了过去。

“俊儿,怎么了?”

“娘,这个畜生挠我。”霍夕俊捂着右脸的脸颊大叫。

“别动,娘看看。”杜氏心疼的拿下霍夕俊的手,看清楚后,顿时一惊。

霍夕俊的右侧脸颊上,两道长长的血痕,一看就知道是被抓伤的。

这时,看着减缩在地上一个白色的毛毛团,众人才明白,原来,始作俑者是一只猫。

“霍-倾-歌,我要杀了你。”霍夕俊怒喊。

霍倾歌慵懒的从摇椅上起身,抿嘴一笑:“抓伤你的是猫,又不是我,你杀我干嘛?”

“你……你……肯定是你故意的,故意把猫放在柜子里,才抓伤我的。”

“真奇怪,我怎么知道你要来翻柜子,为什么故意把猫放在那等你来,再说了,那柜子本来就猫窝,你打扰了它,它自然挠你,怨不得别人。”

杜氏顿时阴沉着脸色:“来人啊,将这个畜生乱棍打死。”

霍倾歌也不阻拦,一副随你们处置的意思……

可是十几个家丁奔过来后,只见那原本慵懒的小白猫立刻变得灵敏起来,嗖的一下蹿了出去,就在无踪影。

“夫人,那畜生跑了。”一个家丁回道。


上海开锁 http://6498109.shop.liebiao.com/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