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正文

赵微凉季暮云小说阅读

赵微凉季暮云为主角的小说叫《》,为您提供赵微凉季暮云小说阅读,小说情节跌宕起伏,非常精彩。赵恒斌顾忌着怀里的我被季暮云推搡了两下,我被赵恒斌转身放在沙发上,然后赵恒斌转身就是冲着季暮云打了一拳。场面更加的混乱,我想要说些什么,但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的陷入了昏迷中。

《如果不曾遇见》精选:

“你哥没这个资格,他的行为可以构成家暴,我要带微凉去医院验伤,季暮云你就等着接律师函吧!”

季暮云看着赵恒斌冷笑了一声,什么话都不说的上前,想要把我从赵恒斌这边夺回去。

“她就算是死了也是我季家的魂,你算是什么东西!”

赵恒斌顾忌着怀里的我被季暮云推搡了两下,我被赵恒斌转身放在沙发上,然后赵恒斌转身就是冲着季暮云打了一拳。

场面更加的混乱,我想要说些什么,但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的陷入了昏迷中。

我以为所有的都应该就此了断了。

我不知道自己又昏睡的了多久,就只知道醒来的时候躺在家里的床上。

嗓子干涩的发疼,我想要试着起身,却感觉整个身子都没有一丝的力气,脑袋还是一阵阵的疼。

我闭着眼睛,记忆又重新一波波的袭来,我去参加的同学会,突然出现的季暮云,回国的胡静如,冷漠的表情,冰冷的酒水,麻木的巴掌……

像是一颗颗的石子投进平静的湖面,激荡起一圈圈的涟漪。

这次应该够了吧!可以离婚了吗?

我在心里苦笑着,眼睛一阵干涩,耳边听到开门声,我睁开眼睛就看到站在床边的季暮云。

他面无表情的居高临下,我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时候,对上季暮云的目光,我强迫着自己不闪躲。

“脸还疼吗?”季暮云看着我,语气清冷的问我。

应该疼吧,我在心里想着,但是却感觉不到,因为头疼,身上的刀疤疼,心脏的位置最疼,以至于脸到底疼不疼呢?

他自己用了多少的力气打过来,不是比我更清楚吗?

“在外面演戏的时候看你挺精神的!”季暮云看着我的眼神带上了玩味,侧着身子坐在了床边上。

一阵带着季暮云气息的味道扑面而来,我屏住呼吸的看着距离我这么近的季暮云。

他抬手碰了碰我的脸,表情越平静,我却越感觉到害怕。

“怎么泼人家酒水的时候动作那么敏捷,你的那个医生情人刚过来,你就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了呢?”

“他是不是也心理有问题,就喜欢你病怏怏的样子?”

“你说,这笔账,咱们又该怎么算呢?”

我听着季暮云说的话,有点想笑,但是却笑不出来。

“你……”

我开口就发出一阵嘶哑的声音,像是砂纸在一起摩擦的粗粝,季暮云立刻皱着眉看了我一眼。

我也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,但是最后还是挣扎的起身,拖着无力的身体靠在床头,明明是很轻松的东西,我却磨蹭了很久。

在季暮云看来我肯定又是在演戏了吧!

不过没关系,在他眼里我是什么样子都已经无所谓了,或者我越不堪,他越难以忍受,就能达到我现在想要的结果了吧!

后背冒出一层冷汗,我还是对着季暮云笑了出来,像是破罐子破摔的说道。

“你说……该怎么算?是要让胡静如泼回来吗?”

“我这次承认我就是装出来的,所有的事情,我在你面前的所有举动都是装出来的,就是为了博同情,不过我现在装不下去了。”

“你想怎么办都可以,我要离婚!”

季暮云平静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裂缝,看着我眼睛里盛满了愤怒和了然。

“离婚?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和那个男人搅在一起?”季暮云说着,立刻伸手卡住了我的下巴。

季暮云用力很大,其实也没有必要,我根本没有多余的力气挣脱了,又或许季暮云就是故意的,就是为了让我疼!

“我不会让你如愿的,你说让我娶你,我就娶了你,你不是很想做季太太吗?”

“现在你感觉离婚会是你说了算吗?就算离,也要等我厌倦的那天!”

我听着季暮云的话,心理已经明了,原来不愿意离婚就是为了惩罚我吗?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