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正文

傅少轻点爱(傅明徽徐默默)阅读

《》小说主角是傅明徽徐默默,这里提供傅少轻点爱傅明徽徐默默小说,傅少轻点爱主要说的是从医院回来,徐默默就有些沉默寡言。

《傅少轻点爱》精选:

从医院回来,徐默默就有些沉默寡言。

徐妈妈让她吃饭,她也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。

徐妈妈实在是担心的不行,多问了她两句怎么了,她的眼泪就掉了下来。

吓得徐妈妈以为发生了什么事,拉着徐默默的手就问是不是受苦了,是不是委屈了。

徐默默怕徐妈妈害怕,不敢把事情告诉她。

她一直看着徐爸爸,却发现爸爸总是躲避她的眼神。

下午徐妈妈出去买菜,徐默默直接走到徐爸爸的面前跪了下来。

“爸,我们去做手术好不好?谭医生说,你只要同意,咱们只要签字,就有百分之三十的成功率啊!”

徐爸爸叹了口气,将徐默默拉起来,“果然,你还是知道了。”

“爸,钱的事不是问题,我还年轻,我能赚。但是爸,我只有你们俩亲人了,你跟妈如果……爸,爸,你让我怎么办,你让我以后怎么办啊……”

徐默默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,徐爸爸看的也眼眶发红。

“好女儿,爸爸都多大年纪了?能陪你几年?要是爸爸因为这么个手术,再拖累你一辈子,你让爸爸以后死了怎么安心,怎么踏实?”

徐爸爸给徐默默擦擦眼泪,“爸爸这一辈子有你这么个女儿,是福气。可是爸爸这个身体,是个拖累。你就当作这是爸爸能给你做的最后一件事了,好不好?”

徐默默一个劲的摇头,抱着徐爸爸大声的哭了起来。

等徐妈妈回来的时候,就看见他们父女两个红着眼睛,在那里小声的说着什么。

“这是怎么了?”徐妈妈把菜篮子放下,“好好的,怎么还哭上了?”

徐爸爸还没有决定做手术,他再三要求徐默默要帮着他一起瞒着徐妈妈。

徐默默也是这么想的。

徐妈妈看起来健康,但是实际上几年前就得了心脏病。

要是让她受到惊吓,到时候家里肯定一团糟。

“没事,我们两个看了点电视,结果看见里面的节目,想起以前的苦日子来了。”徐爸爸笑笑说道。

徐妈妈叹了口气,“谁说不是呢?说起来啊,咱们家真是没好运气。你做生意,赔了。上班,累坏了。我在家做点手艺活,还心脏病差点犯了。幸亏我们有个好女儿,”徐妈妈拉着徐默默的手,“默默啊,辛苦你了。”

徐默默眼泪的泪水又流了出来,连忙说了句应该的,接着就跑回房间去了、

“哎,这,这怎么了?”徐妈妈一脸不解。

徐爸爸笑了笑,拿过菜篮子,“女儿大了,不好意思了。咱们俩赶紧的,摘摘菜?”

两个人有说有笑的忙了起来,徐默默在房间里听的泪水滂沱。

都是因为穷,都是因为没有钱!

徐默默恨不得去抢劫,去诈骗,只要能让她的父母身体健康,永远陪着她……

徐默默捂住嘴,咬着手指,不让自己哭出声来。

可是无论怎么做,眼泪就是止不住,混着口水血水不断的留下,滴在床单上,红红的一片。

在这时候,什么人生什么理想,统统变成假的。

唯有钱,才是真的。

徐默默哭的快要休克,呼吸间想起她曾经也有过这样恨不得立刻就那么死过去的时候。

她看了看桌子上的手机,想起了那天酒吧里的一切。

几个亿?几个亿!

如果,如果傅明徽真的愿意……

她不介意陪他睡的,她也不介意别人怎么说,更不会在意什么清白不清白。

她只要爸爸去做手术,然后健康的活下来……

徐默默拿起手机,擦干眼泪,拨通了那个她以为绝对不会拨的手机号。

傅明徽正在喝酒,手机响起的时候他听都没听到。

陆则安看见他屏幕一直在闪,这才把手机扔给了他。

“喂,看看,是谁啊,这么不识趣。”

傅明徽笑了一声,拿过来一看。

看见屏幕上“小野猫”三个字,他挑了挑眉。

拿起手机出了包厢,傅明徽确定这真的是徐默默的电话,这才接了起来。

“喂?”

“傅先生,你真的想要我吗?”

傅明徽挑挑眉,“什么意思?”

“我的意思是,如果你要买,我可以卖。”

“卖,卖什么?”

“卖贞操,卖尊严,你想要什么我就卖什么!”

傅明徽皱了眉,“你怎么了?哭了?”

徐默默擦了擦眼泪,声音里还带着浓浓的泪意,“我没有。”

“没有?”傅明徽看了看时间,“要不然现在出来,我们见面谈。”

“我不要。”徐默默梗着脖子,“我没拿到钱,是绝对不会做那些事情的!”

傅明徽听了忍不住的就笑了起来,“在你眼里,我就是个禽兽是不是?难道除了那点事儿,我还不能跟人正常见面了?”

徐默默不说话,傅明徽哼了一声,“真是给你点颜色你就开染坊,想对你好你还拽上了!”

徐默默继续不吭声。

“想要钱,可以。按照我说的做去我说的那个地方,到时候签合同。”

徐默默嗯了一声,“你可以发到我的手机上,我……一定会准时的。”

傅明徽直接就把电话给挂了,徐默默靠在床头,跟虚脱了似的。

虽然心里十分的抗拒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在跟傅明徽妥协的那一刹那,她却感觉到了一丝的放松。

就好像是,一直以来紧绷的神经终于松懈,她能够喘口气了。

既然答应了跟傅明徽做交易,徐默默就不想再连累其他人了。

而且酒吧毕竟不是好地方,徐默默跟经理辞了职,表示不会再来上班。

经理倒是没为难她,甚至还送她出门。

“就算不上班了,以后也可以来玩,啊?别忘了我就行了,以后常联系!”

徐默默纳闷的看着经理这副样子,虽然觉得奇怪,但是却没有多问。

辞了职,她用之前存下的一点钱给爸爸办了住院手续,又弄好了床位,还买了许多补品回家。

“你从哪里来的钱?”徐爸爸吃惊的看着桌子上的人参灵芝的,瞪大眼睛。

“爸,我找到了一份新的工作。”

“新工作?”

徐默默点点头,“就在……就在傅氏上班。你知道的,那是大公司,工资也很高。”

“可是你还没上班啊,人家会开工资给你?”

徐默默忍住鼻尖的酸涩,“我能力好,人家挖我过去的。我提出的跳槽条件就是要给我预支一年的工资,我要给您治病。”

徐爸爸一下就红了眼圈,“默默,你不用……”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