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正文

宠婚入骨强势总裁偏执爱顾小五最新章节阅读-宠婚入骨强势总裁偏执爱唐易山白言希小说目录

宠婚入骨:强势总裁偏执爱第9章 优质的男人

最终,唐母也没有勉强自己儿子,还是自己去楼上,叫了白言希。

“妈,你怎么站在这?”

“哦,我来叫你下去吃早餐!你可以了吗?我们下去吧!”

唐母顺手的牵起白言希的手,一副慈爱的笑容。

但是,唐母却还是注意到了,白言希身体突然一僵,以及她,是从走廊角落的那间客房走出来的……

唐母刚刚拉着白言希坐下,不知是巧合还是唐母的刻意安排,白言希就坐在唐易山的对面,只要唐易山一抬头就能对视。

“我吃饱了。”

拿了餐巾擦拭了嘴角的唐易山,给了白言希一个厌恶的眼神,便回房间了。

“易山,你……”

唐母刚想发作,余光却注意到白言希一副不咸不淡的表情。

突然燃起的怒火,便被一盆冷水浇熄了。剩下的,便是对唐易山和白言希之间感情的担忧。

唐易承却注意到,白言希表面上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,但是拿着餐具的手,却止不住的微微轻颤。

唐易承紧紧握着拳头,视线紧紧望着坐在母亲身侧的她,脸上不自觉的浮现出浓浓的担忧!

路过唐易山房门的唐易承,一双眸子突然带了几分坚定和冷冽,看的那个刚好和他打照面的佣人心头止不住的发寒,人不由地朝着后面退了两步,头也变得更低了。

这二少爷,怕也不是一个等闲之辈啊!

“喂!”

接通后,响起的是唐易山低沉如流水的声音,温心顾不上脸红,嘤嘤凄戚的想唐易山诉说起唐母那“令人发指的暴行……”

“易山,那是我们的孩子啊,他还那么小,还没来得及出生,见到他的爸爸妈妈,就被自己的亲奶奶害死。你要为我们的孩子讨回公道啊!”

听着温心哭闹的声音,唐易山生不起半点心疼的情绪,反而只觉得聒躁。

“够了,温心,你口口声声说为的孩子,你好好想一想,你肚子里的那个东西,到底是谁播下的种。”

从没听过唐易山用这样冰冷的语气说过话的温心,突然感到后背一股阴凉,此时也顾不上诉苦了。

“易,易山,你说什么呢?”

“温心,给你台阶下的时候,就接好,不然,到时候别闹的太难看了!”

唐易山便挂了电话,留下战战兢兢的温心,听着电话传来的忙音。

虽然唐易山对温心这种行为很不齿,但是早就见识过女人之间恶心的手段的他,也以习以为常了。

毕竟,他已经把世界上那个“最歹毒……”的女人给娶回家了,不是吗?

最后,唐易山还是念及旧情,让自己的助理俞松,给温心送去了一笔钱。

接到命令的俞松知道,这笔钱,最根本的用途是什么。

“滚,你给我滚!”

俞松阴着脸,看着平时对自己冷眼相对的温心,此时却像一个疯子一样,心里只觉讽刺。

“温小姐,这笔钱,不是唐总给你的分手费,而是在提醒你,从今往后,什么话该说,什么话不该说,先过一遍脑子。言已至此,我俞某人便先行离开了。”

俞松遍不管不顾温心的撒泼打野,不依不饶了,径直离开了。

温心手上的支票,也不自觉的随着俞松的离开而滑落在地上。

“跳梁小丑罢了!”

离开温心住所的俞松,知道他了解的温心,不会就这样“善罢甘休……”的。

但是,在绝对的权势面前,蝼蚁的殊死一战,也只能掀起一阵小涟漪罢了。

正忙的头昏脑胀的白言希,被一通电话从工作中,拯救了出来。

“喂,亭亭!”

“言希,豆豆,豆豆他发烧了,然后他现在一直在叫着你的名字,你,还是先放下手头的工作,回来看看吧!”

“什么,几度啊?送医院了吗?”

白言希因激动而变得稍微尖锐的声调,一下子划破了工作室的静谧。

“39度,我已经把豆豆送到医院了,但是他昏昏沉沉的,却一直在喊妈妈……,所以,我才打电话给你的。”

白言希已经在脑海里,浮现出自己儿子幼小的身躯,躺在病床上,一脸虚弱的模样了。

“我,我马上请假回去。你帮我好好看着豆豆,我马上回去。”

挂断电话的白言希胡乱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包包,在迈出门口的时候,却停顿了下来。

白言希知道,三个月的时间,本来就不够了,现在自己还要请假,进度就又会延迟了。

但是,和自己的儿子一对比,白言希还是离开了,直奔着唐氏去。

“唐总,白小姐说要见你。”

“让她进来。”

俞松知道,自己口中的白小姐,其实是自己老板的妻子,但是,自己的老板却从不让自己称呼其为夫人。

大抵这也是豪门世家中,不可告人的辛秘吧!

“唐易,唐总,我需要请假!”

唐易山不怀疑白言希口中的急事是不是真的,能让她低声下气的来找自己,势必是事关紧急的。

但是,越是紧急的意外,唐易山就越能见到她脸上痛苦慌乱的神色,就像现在这样。

“理由。”

“我有急事,我需要请半天假!”

唐易山丢下手中价值不菲的钢笔,嘴上露出无害的笑意,却说着戳人心扉的言语。

“区区一个急事,因为你们的疏忽,已经让我的工厂的进程严重的延迟了,如今你还要来向我请假?呵,白言希,你不会以为,我是那么有人情味的人吧!”

白言希抬头,脸上的乞求一露无遗的跑进唐易山的眼睛里面。

“唐易山,求求你,我只是需要半天而已,就半天,我保证,我不会拖进程的。”

白言希的低声下气,成功的取悦了唐易山。

“求我?看来是真的急事了,白言希,你不会不知道,你的痛苦是我来说就是最好的养分吧!你来之前就应该知道,于公我会拒绝,于私,我更不会答应。”

白言希由原先的小心翼翼,骤变成咬牙切齿。

相关阅读